<var id="v3rjl"></var>
<var id="v3rjl"><strike id="v3rjl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3rjl"><video id="v3rjl"><thead id="v3rj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3rjl"><video id="v3rjl"><thead id="v3rj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3rjl"><dl id="v3rjl"></dl></var>
<menuitem id="v3rjl"><dl id="v3rjl"><progress id="v3rjl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v3rjl"></var>

增綠:治黃之本

2020-02-26  來自: 價值中國 瀏覽次數:859

綠色

       水,原本無色。然而,大家眼見之水,卻常常呈現出異樣的顏色。

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綠水青山就在生態空間。這里的“綠水”,并不是水的顏色是綠色的,而是青山之色在水中映射出來的顏色。金秋時節,漫山紅遍,層林盡染,河湖之水也會隨之變得五光十色,絢麗多彩。我們把生態空間治理的目標鎖定為“山清水秀”,這里的“水秀”表現的就是“山清”,而“山清”即是言說山之秀麗。也就是說,“水秀”不是水本身,而是山之秀美。

  繼而言之,本真無色 之水,因在自然界的不同處境而被賦予了不同的顏色。山水相依,水之 色在于山之色。 道德經曰,上善若水。眾人亦云,窮山惡水。一善一惡,相去甚遠。水之善惡,無關乎水,皆緣于山。綠水,對應著青山;惡水,對應著窮山。水之有“惡”,起因于山之為“窮”。窮,即是盡。窮山,即是原有植被殆盡之山。我們的祖先早就觀察到,青山上的植被清除之后,即是禿嶺荒山,不能再稱之“青山”,而只能叫做“窮山”。原本的“綠水”,因“青山”變“窮山”,也蛻變為令人討厭的“惡水”。惡水,就是來去匆匆的客水,不僅不能滋養大地,反而要沖刷大地、傷害大地。窮則思變,如何才能夠倒回來,使得“惡水”轉變成“綠水”“秀水”?追根溯源,就得在山上去做文章,把“窮山”變“青山”。唯有青山永駐,方得綠水長流。

綠色

       黃河,中華民族母親河。歷史上,并不是一直稱黃河。漢代以前,稱之為河、大河。后來,才稱為黃河。黃,一種顏色。原本是黃土的顏色,黃土高原的顏色,后來成為大河的顏色。水是無色的,而流經黃土高原的大河以黃色命名,皆因土之色、原之色、山之色。失去植被保護后,黃土之原飽受降水沖刷,黃色的泥沙隨著降水揚長而去,黃土、黃水、黃河。色有輕重,河有清濁。不同河段,不同時段,平緩起伏,植被相差,河色各異。從進入黃土高原到離開黃土高原,河之色漸加重。特別是從北向南流經晉陜兩省時,北起長城沿線,南抵汾渭平原,大量泥沙注入黃河。這里是古老的農耕地帶,無論是春秋秦晉之爭,還是戰國秦趙魏朝大戰,以及歷史上再三上演的農牧文明爭奪戰,焦點集中在長城沿線、大河東西、汾渭平原,以及函谷關一帶。伴隨著文明進步與文明沖突,農作物種植逐漸擴張,從渭汾谷地起步,不斷向高原腹地、峽谷兩岸、長城沿線推進。尤其是明清之際,玉米、土豆兩大作物引入中國,黃土高原進入持續時間長達三個世紀之久的墾殖期,森林草原生態系統遭受嚴重創傷,絕大部分原生植被蕩然無存。黃土裸露,黃沙泛起,黃河水色渾濁深黃,“一瓢河水半瓢沙”。曾經林草茂盛,牛羊塞道,充滿了生機與活力的黃土高原,變得窮山惡水、地瘠民貧。丟失了生態元氣的黃土高原,損傷了黃河文明的生態根脈。進入21世紀以來,重磅實施保護天然林、退耕還林、重點防護林等生態建設重點工程,實現了黃土高原“綠色的回歸”“綠色的增長”。隨著黃土高原由黃變綠,河水也由濁漸清,黃河水之色也由重漸輕……毫無疑問,這是黃土高原“綠色的增長”,也是黃河“文明的增長”。

  早在春秋之時,就有人詰問:“俟河之清,人生幾何?”大意是,這人生短促,怎么能看到河水清徹呢?宋時人們感嘆“千年難見黃河清”,及至明代有“圣人出,黃河清”之說??梢?,長久以來,中華民族是多么的渴望有一個水流清徹的黃河??!黃河之水,顏色輕重,不是美學問題,而是生態問題、環境問題、發展問題。人們永遠記得,黃河滋養了中華民族,澆筑了中華文明。這里是中華民族的伊甸園,密布著華夏始祖華胥、伏羲女媧、炎帝神農、黃帝軒轅的神足圣跡,這里有周秦漢唐的盛世光華,古絲綢之路的鴕鈴聲聲,文明陀螺的旋風麗姿……毫無疑問,自然饋贈的黃河是值得中華民族世代感恩的幸福河、母親河。然而,過度利用自然饋贈,即是破壞自然生態,導致黃河風險增加,黃河水患凸起。黃河下游已是華北腹地的懸河,就像是倒懸的一把災難利劍。黃河安瀾,關系黃河流域,關系華北平原,關系全國經濟社會發展和中華文明生態安全。

綠色

       治理黃河,千秋大計。千百年來,治理黃河選擇了多種多樣的方法和路徑。然而,“黃”是因為還不夠“綠”,是沒有實現“綠色的復興”。治“黃”,根本的舉措,就是增“綠”,就是持續推動黃土高原“綠色的增長”?!熬G色的增長”意味著森林草原的增長,意味著生態系統功能的增長,意味著調節氣候、涵養水源、保持水土、防風固沙……森林草原是野 生動物的棲息地,增綠,意味著森林草原的增長,意味著野 生動物家園的擴展,意味著生物多樣性的擴張,意味著自然生態空間安全水平的提升。于是乎,綠色的增長,就是一連串重要生態事件的開端。于是乎,推動黃土高原“綠色的增長”,就是推動黃土高原由黃變綠、由綠變美,就是推動黃河由濁變清、由清變美,就是厚植黃河文明永續發展之生態根脈。

  治理黃河,國家使命,陜西機遇。陜西的版圖將近65%在黃河流域。陜西黃土高原的綠色,是中國黃土高原的生態綠芯;陜西黃土高原“綠色的復興”,是中國黃土高原“綠色的增長極”。陜西林業人是生態綠軍,以生態空間治理為己任。陜西生態綠軍,肩負著黃土高原增綠的重大歷史責任。昔日的延安黃土變綠海、榆林草灌鎖沙丘已經成為過往積淀。迎接新時代,黃土高原“增綠”進入了爬坡攻堅的新階段,我們已經鎖定了生態空間山清水秀的目標,做好了奮力奔跑、長途奔波、艱苦跋涉、久久為功的準備。我們篤定前行,永不言棄,一任接著一任干,一錘接著一錘敲,堅持不懈奮斗拼搏,在未來黃 金十年,實現陜西黃河流域生態空間“增綠”1000萬畝以上,其中新增森林面積830萬畝,把陜西黃河流域“一張圖”森林覆蓋率由現在的36.8%,提升至2030年的41%以上,帶動全省“一張圖”森林覆蓋率突破50%大關。在“增綠”的同時進行“提質”,即是推動現有森林草原提質增效,增強森林草原生態系統服務功能。通過“增綠”與“提質”雙管齊下,固本培元,譜寫陜西黃河流域生態空間治理新篇章。

綠色


             (作者:黨雙忍



關鍵詞: 綠色   生態   森林   黃河  

陜西省天行健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,專營 香品系列 盆景苗木系列 工藝品系列 富硒茶系列 等業務,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,聯系電話:400-0140-668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陜西省天行健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亞寶網絡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:陜ICP備17014706號-1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
打鱼棋牌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